镇妖博物馆 第三百七十七章 过往之缘,来时之法

作者:阎ZK书名:镇妖博物馆更新时间:2021/09/18 02:39字数:3756

  

这几乎像是一个梦了……

祂想。

但是即便是梦,祂也并不想要醒来。

这是神灵祭祀典仪,浩瀚的星光洒落下来,羽人族的少女们舞动翅膀升上天空,洁白的羽翅边缘沾染星辰的余晖,仿佛天星坠入人间,古老的歌谣在耳畔回响,而祂安静地看着这一幕,旁边是好友,身边是载歌载舞的子民。

手里的美酒仿佛永远都喝不完。

真是美好啊。

男人心里想着。

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从刚刚开始,他的耳边似乎有什么声音吵吵闹闹的,他皱了皱眉,可是没有放在心上,大笑着和旁边的朋友具备饮酒,正要仰脖喝酒的时候,眼前突然一花,好像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。

好像是……

一把斧头?

有点眼熟。

嗯,好像是刑天那把嘛,看来是刑天把斧头扔过来了。

区区一把斧头而已……

男人漫不经心地想着,这样美好舒缓的氛围,欢声笑语和美酒让祂处于一种熏熏然的微醺感当中,怀中是美丽的少女,微笑含情,比美酒都引人心醉啊,祂仰脖喝酒,醉意之下,独身要去吻那羽族的女神,然后面色突得僵硬。

嗯?!!

等下……谁?

刑天的斧头?!!

耳畔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,而后就是一门特殊的法力波动,就像是一千头夔牛在自己耳边用那一只脚跳踢踏舞,然后操起那足以声传千里的嗓门齐齐震天撼地般呼喊着:

“祝融!!!”

给爷醒!!!

熟睡了千年的祝融神只觉得大脑嗡的一下。

美好的梦咔嚓一下碎了个渣。

怀里的女神直接消失不见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刑天的战斧砸落下来。

卫渊身边环绕着千年不息的狂风,强行稳住自己,没有被掀飞出去。

祝融的祭祀之所外面,有祂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能,是作为天之四极之一的力量,卫渊自己是无法打破这样高层次的力量的,但是刑天不同,作为战神,刑天并没有权柄,也没有权能。

只有力量。

一身肌肉,一把战斧,山海老刑,专治各种花里胡哨。

咔嚓脆声,外层防御直接破碎。

但是刑天这一斧也被化去了大半力量。

祝融猛地睁眼。

松了口气。

原来是梦……

我说,刑天怎么会……

脑海里的念头还没有落下,就看着那巨大斧头像是玩命似地砸下来。

也不知道什么仇什么怨。

嗯??!

祝融面色一滞,抬手双手一交,险险地把这一柄气势磅礴的战斧接住,巨大的威力溢散,让整个神殿晃动了下,而后直接塌陷,从中间碎裂,房子直接给人拆了,祝融双手接触的战斧部分,散发出了阵阵青白烟气,额头渗出冷汗。

火神擅长权能,是天之四极。

可是肉搏兵甲的战斗,却不如战神兵主两位。

共工?

那头铁地直接撞塌天柱的神根本就是传统神灵里的叛逆。

刚刚醒过来,就当头一斧头,再怎么样都一瞬清醒过来,祝融将这战斧扔在地上,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样的法门,这战斧瞬间变得巨大沉重,沉睡太久的祝融缓缓坐起身来,面容不是神代的兽面人身,而是正常的英武男子。

祂眼眸横扫,看到了手指上鲜血淋漓的卫渊。

作为四极这一层次的神灵,祝融很快认出了曾经接触过的真灵。

“是你……”

卫渊拱手一礼,坦然道:“轩辕丘,炎黄一脉人族卫渊。”

“情非得已,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唤醒祝融神你。”

“唤醒……”

祝融想到了那漫长的梦境,恍惚了下,眼眸扫过神殿的壁画,看到了外面因为两名神灵气息碰撞而导致瘫软在地的军队,毕竟是神灵,瞬间就想清楚了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面容上倒是没有什么震怒。

缓缓起身。

背后元气浩瀚,化作了神灵的本相。

高耸入云,乘踏两龙。

于是在三个呼吸后,整座都城的人都拜伏下来,哪怕是那些羽主高阳君的亲信同样如此,他们这一脉笼络这些战士花费了超过千年的岁月,而祝融让他们回归不过短短一瞬间,直到最后,所有人都高呼祝融的神名。

和神州不同,羽民国原本就是依附于祝融而诞生的国度。

这是他们文化中的根源。

在最初的时代,山海经所记录的区域,山经当中大多有山神和妖兽,而海经周围没有神灵,而是各大国度,原本的凶兽大部分被四极之神驱逐和镇压,四方诸国的排布是环绕着海域和中原神州,而中原的核心区域就是昆仑。

之后中土消失,山海割裂。

现在海外诸国所在世界,就是由四方国土,环绕海域和昆仑虚。

对于羽民国等各国,祝融本身既是神灵,又是国主,后来的羽主只不过是最初的火神祭祀,祝融放手让他们去引导人众的时代,却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会被设计,差一点在沉睡中被分走了力量。

祝融的出现,以极端强大的方式重新打破了被构建的谎言,之后也没有去处理羽主的事情,看着卫渊,道:“羽民能够有成长和摆脱神,自我独立的心,本是好事,但是通过窃取我的力量,重新成为我,那么又有什么成长?”

祂声音顿了顿,问道:“上一次是来了四人,现在只剩下你了吗?”

卫渊回答道:“女娇还在。”

意思是禹王和契都已经不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