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六十八章 斩断束缚 (感谢从小帅到老的万赏)

作者:阎ZK书名:镇妖博物馆更新时间:2021/06/20 02:53字数:6388

  

干他娘的!

老道士心里爆了句粗口,恶狠狠地看着天空,祈祷着白云观的老兄弟们不要在这个时候掉链子,这一次的法坛,准备不足,材料不足,规格典仪在严格意义上,也不符合要求。

他已经做到了极致,能有几分效力,就得看天了。

天空低沉垂落。

几乎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,便出现了异状——

现代天庭是古往今来一代代真修死后,自身真灵散去,而道行残留天地所成的力量,所谓的天神兵将根本没有真灵,只认敕令和典仪,而现在,典仪不够规整,更是没有敕令,大部分的天庭神将毫无反应。

于是,唯独白云观的前辈真灵给予了回馈……

只不过,

是历代所有的白云真修,无一例外。

法乃心声。

这已远超法坛的极致。

老道人怔怔失神,最后却不再有成功的豪气,环顾左右白云观残局,唯独怅然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空气摩擦,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,而这壮阔雄浑的声音不住扩散,即便是卫渊本身都被这壮阔的气机反噬,闷哼一声,险些咳出鲜血,意识昏沉一瞬。

而后看到天地翻覆下压,看到虚空当中,仿佛有云雾构筑的巨大锁链,以沉重而极具威压的气势缓缓穿下,单一锁链几乎像是山一样,洞穿了山君法身猛虎的肩膀,脊椎,继而像是要将他拉到天上一般,缓缓拉直。

猛虎挣扎咆哮,于是电光游走于长空,击打锁链。

于是狂风肆虐,令锁链不断晃动。

于是电光,雷霆,炸开的雷火,被狂风席卷。

但是在电光散去,暴风平息,那锁链仍旧如同先前所见,甚至于在雷霆风暴当中,更显得庄严浩大,更显得骇人心神,这般变化,几乎如同神话再现,让无论是修行者,还是凡人,都在这骇人瞬间久久无言。

卫渊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意识。

他知道,机会来了。

他不否认山君自身的意志决绝,不否认祂自身在构筑神性时候的作用,但是也不能否认,刘秀所赐予的那一道气运,同样是对方能超脱地祇,跻身于天神的仪仗,他必须抓住机会,斩断气运,断绝神灵所在的高台。

在这时代,‘弑杀’天神。

或许有危险,但是没有第二选择。

卫渊闭目,双瞳自金色化作墨色。

此刻,自神而为人。

无支祁之力散去。

而后,只靠着锦羽鸟的残魂御风,站立在高空,而无支祁的神性在卫渊的掌心凝聚,循着记忆的轨迹,化作了张角最后的符箓,在这一瞬间,山君瞳孔微微收缩,望向卫渊,在后者身上感觉到了足以威胁到自身的力量。

卫渊并指一斩,张道陵法剑在瞬间攻向山君。

而自身则右手持剑,踏前准备做最后一击。

却未曾想到,山君面对那法剑攻杀,不避不退,生生吃下这一剑,他双臂被无形锁链捆缚,双瞳却仍旧森然,死死盯着卫渊,突得低喝:“锦羽鸟,你还要背叛我第二次吗?!”

锦羽鸟残魂在这一瞬间流转凝滞。

山君沉声怒喝:“还不退下!!!”

虎啸冲天,卫渊耳边听到了锦羽鸟恐慌的声音,而后,那一道残魂竟然生生被眼前的山君虎啸震散,卫渊眼底浮现一丝愕然,一丝不甘,作为主君的山君,对于属官具备足够的掌控力这毫无疑问。

但是他竟没有想到在山君成神后,效果会如此大。

而无支祁神性化作了斩龙的符箓,没有无支祁神性庇护操控的锦羽鸟,根本无法对抗山君。

他预料到了这样的可能性,但是却没有预料到,曾经肆意妄为的锦羽鸟,面对山君时候,居然如此软弱无能,毫无半点心性可言,居然连支撑一息,支撑到他完成这一道符箓最后的步骤都做不到。

天辰子抬头,目眦欲裂地看到那身影在最后一剑尚未递出的时候就失力坠落。

但是他已经无能为力。

而现在,很多人,或者通过望远镜,或者通过其他方法,都知道了猛虎才是敌人,而现在‘自己人’脱力坠落,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哪怕是钢铁的身体都得摔死。

卫渊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,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法剑嘶鸣声中要来接住他,但是却反倒被山君牵制住,卫渊看到战斗机似乎受到了山君影响,风从虎,狂风在山君周围形成极为不规律的乱流层,让战斗机飞行轨迹开始变得极为失衡。

卫渊左手,无支祁神性所化符箓还在。

只要捏碎,就足以让他强行靠着水汽腾空,是所谓驾雾。

但是那代表着没有能斩断山君神性的东西。

他本身没有老师的道行,没有神性的话,哪怕豁出性命都未必能做到。

卫渊瞪大眼睛,死死地盯着越发激昂壮阔的狂风,长吐口气,手中八面汉剑鸣啸,他看着那风,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一样,他确实看到了,心底深处,那少年道人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,一一地流淌而过。

而曾在太古所见到的那些异兽,也一一地浮现眼前。

乃至于先秦末年的方术。

所见,所知,所学。

卫渊眼底出现一抹很难见到的疯狂决绝,就像是前世的他曾拦在驳兽之前,他最后看了一眼潜藏云后的山君,嘴角勾了勾——抛弃过往,融为一体,有这样心性的,并不只有一个。

卫渊握住左手掌心的符箓,凌空调整自身身体。

闭目,凝神。

仿佛不知自己将要坠落,将要坠亡。

最后他低语,

“符乃心之语……”

手中并非法剑,也不是九节杖,而是一柄凡铁。

卫渊并指拂过剑身,卧虎的鲜血注灵,在剑身上出现一道道符箓纹路,龙飞凤舞,其中在此刻不再拘泥于正一道或者太平道,恣意张狂,卫渊黑发飞扬,他双手持剑,一咬牙,而后重重倒插虚空,符箓在虚空密布,化作符阵,仿佛法坛。

是卫渊。

不是渊。

他吐气开声,道——

“狂风。”

风是什么?

是流动的空气,是扩散,是天地间的气机。

是野马也,尘埃也,是生物之以息相吹也。

风无孔不入,也能携带声音溢散,伴随着此刻天地间的风,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了那一句狂风,而后不知为何,空气突然变得沉闷,仿佛没有了一丝丝的风,也因此,再度有重新回到最闷热时候的感觉。

班宏云感觉自己的汗水沾湿了脊背。

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死寂。

而后,就仿佛天地低喃般的温柔轻语伴随着风声而来。

“招来。”

班宏云感觉丝丝凉意。

他伸出手,感觉到五指之间流动的气流,猛地抬头望去。

沉寂的气流开始疯狂地涌动,以天空中一处开始聚集,风是流动的气,在遥远的地方,是温柔的微风,微不可查,而逐渐靠近,风便开始加速,仿佛流淌的溪流,最后彻底化作了狂暴的激流。

继而,

一声激越的声音,响彻天地。

正在艰难控制战斗机的飞行员看到了特殊的仪器上有剧烈的变化,道:“报告,有一股强反应出现,正在以极快速度靠近,不,来不及了!”

呼啸之声冲上云霄。

正在立交桥那边冒险维持交通的警察转过头,正在现代钢铁丛林生活的人们抬起头,他们看到来自人类最高科技的战斗机飞行在天空,看到白色的云雾像是海洋。

看到狂风仿佛化作了巨大的鲸鱼,撞破了云海,温柔地游动于天空。

祂上面是浩瀚的苍穹,是从古至今不曾变化的永恒,而下面是密集的城市高楼,是闪烁的红绿灯,是停在道路上的汽车,祂游动过天空,战斗机群突然稳定下来,摆脱了狂风的影响,飞向天空。

钢铁的羽翼和传说的神话擦肩而过,神话和现代在此刻交融。

山君眸子微凝,眼底第一次出现所料未及。

卫渊脚下,借助之前操控狂风所化的鲲鹏之影散去,这本就是风所化形,只是借其形而壮威,卫渊被这一股狂风高高抛飞,凌空拔剑,并指一斩,张道陵法剑,以及那柄本是凡铁的八面汉剑同时脱手。

化作一赤色一青色两道光影,瞬间洞穿山君手臂。

初代天师,法剑。

末代卧虎,战剑。

卫渊腾空落下,在这瞬间落到山君之前,并指横斩。

“太平要术,始于驱病,终于斩龙。”

声音顿了顿,想到那少年道人一句请大汉赴死,卫渊却只是道:

“孽神,伏诛!”

ps:今日第一更……六千字,第二更的话,我看能不能写出来,努把力,稍微收尾一下下。

然后十二点多没有的话,大家就早点睡吧,捂脸…………

感谢从小帅到老的万赏,非常感谢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