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双虎奔流(六千六大章求订阅)

作者:阎ZK书名:镇妖博物馆更新时间:2021/06/20 02:53字数:7118

  

阴暗逼仄的屋子,让人喘不过气。

就连阳光从窗户上罩着的白纸上透进来,都是昏沉的。

天辰子迷迷糊糊醒过来。

暗中运转功法,以一身纯阳道行,硬生生去磨损加持在身上的封禁,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伴随着法力的耗用,他终于挣脱开了最后一处封锁。

老道士长呼口气。

连忙站起来,活动了下手脚,用力甩动双臂,脸皮子抽动。

“嘶呼……麻了麻了,麻死老道了。”

却是保持一个动作太长时间,给直接压麻了。

好不容易缓过劲来,终于得脱,就算是天辰子都稍微松了口气。

自半月前,他察觉到那群山中异样的虎咆后,就暗自查探,若是寻常修士恐怕难能有所收获,可他是谁,一辈子跌爬滚打,人老成精,什么手段没见过,竟硬生生给他摸到了地方,最后发现那赵修竟然是妖魔所化。

只可惜那妖魔道行实在是太高深,哪怕是他都来不得传讯出去就给放翻,就是不知,那妖魔为何不曾杀自己,只是施加封印,扔到这里,老道士自己每日只有进食的时候能勉强醒过来。

也就是他活了一百来年,旁门左道的手段见识了不少,知道一些不那么正统,但是确实有效的破禁手段。

要不然换个名门正派的道士,真就交代了。

不过就算是如此,憋了这么长时间,老道士也觉得自己差不多点就直接在这儿嗝屁了,老人又看了看自己只剩下一身里衣的装束,只觉憋屈得慌,那老虎精也太混不吝了,放翻也就罢了,连老道士一身招牌的百衲道袍都给扒拉了去。

这辈子没这么丢人过。

要不是他还是老一派作风,里头穿了里衣,可不得直接光了腚?

天辰子嘴角抽了抽。

真要到了那一副田地,也用不着旁人动手,他自己就结果自己了。

最后打坐恢复了下状态,老人抬眼看了看,看到这屋子里处处皆有血迹,看到了那一张张穿着道袍的人皮,看着依旧做清净模样的历代祖师塑像,神色隐隐黯然,尤其是看到自己好友也在其中,心中亦是惆怅难言。

这里是白云观祖师堂。

最清净之地,最污浊之地。

老人叹了口气,起身准备摸出去,把这里的情况告知行动组。

这个时候他就觉得一阵懊悔。

早知道整个手机带着了。

可在推门,就从门缝里看到,原本至少会有几个人来往的偏堂里,竟然连一个游客都没有,只有那些早已经死去的道人还在来往,其中一道端着食盒往过走,老道士伸手一摸,这才记起道袍没了,符咒自然也没了。

眼下法力耗损严重,铜钱剑,桃木剑,符咒,酒壶,宝玉,八卦镜一个没有,以他现在的状态,若是引来太多伥鬼道人,恐怕难以善终,当即转身打算藏匿起来,可破禁之后,一身生人气却难以遮蔽。

正自头疼发愁,也不只是先前自己破禁时候太过用力,还是说就是摆放的时候没有放稳当,在那伥鬼道人推门而入的时候,那些穿着道袍,盘腿而坐的道人们突然一歪,无论是摆放在哪里的,都朝着老道士倒下去。

老人一个措手不及,就给压得躺倒。

污浊的气息遮掩住口鼻,浓郁的死气遮掩住了生机。

天辰子眼睛瞪大,看到覆在自己身上的,正是少年时候的好友,看到他分明已经是人皮,眼角却有血泪,面容悲苦痛恨,似乎是在注视着自己,似乎是在说些什么,老道士无言叹息,闭上眼睛,任由这些人皮道人遮掩自身生机。

送饮食的只是普通的伥鬼。

只知道机械性完成行为,没那能耐察觉,也没有胆量触碰这里的东西。

放下食盒后离去。

等到伥鬼离去后,老道士才胡乱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道人,大口喘气,坐在地上,好一会儿后,他将好友扶正,看到那些死去道人脸上的神色,从被迫改变的清净祥和变得悲苦,老道士沉默了下,望着外面,自言自语道:

“妖气冲天,却又庄严浩大。”

“这妖怪要成气候了啊。”

他转头看向这满堂白云观祖师,看着那些身死之后只剩人皮的道人,道:“这等情况,我也不好一走了之,外面没了普通人,看来是行动组和道门发现了这地方不对,是可以开坛做法,姑且一试。”

“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做法至少需要法坛,需要符箓,眼下没有好木头做法坛,没有黄纸没有朱砂,也没法做符箓,你们如果若真有心,便来助我一助。”

老道士认认真真朝着这满屋子死道士一礼。

他抬起头。

眼前毫无反应。

正自嘲一笑,尚未转身,突然听得咔咔声响,犹如雷震发怒。

原本摆放齐整,以上号紫檀木做的祖师牌位,竟然齐齐翻覆倒下,坠在地上,不过是一米多些的高度,却让这些牌位全部摔碎,而祖师塑像上一一浮现出裂痕,有的是手臂,有的是心口,里面埋藏有符箓。

是白云观根本道法底蕴,养阴神兵马的基础。

而那些死去道人眼底流出血泪来。

老道士看到这一幕,张了张口,想到白云观道士之前以法术敛财,修行道法,现在却又要以这收敛来的东西来降妖,摇头叹道:

“道士也。”

“勿着眼那青紫锦绣衣,勿看那珍馐玉盘食。”

“且劈开牌位做法坛,且流下血泪成符箓。”

“且拿你神符为典仪。”

“身陷囹吾如何得脱,尘世一张网,名利一张网,诸位身死,却反倒得了清净降魔心。”

他唏嘘神伤,却又自心底里发出一股豪气,行了一个道礼,道:

“既然如此,那老道就以这百年道行,最后再陪着诸位道友起一次,那清微降魔降圣法坛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卫渊盯着眼前这化作老道士的伥鬼画皮,意识到自己出现一个误区。

自己只是卜算老道士是否无恙,是否没有性命危险。

但是却没算到,老道士现在在哪里,是什么状态。

这是因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老人在白云观,所以出现了的思维盲区,当下也来不及多做他想,眼前这只是伥鬼,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保证山君不会知道,无法保证山君不会主动杀来。

当即收敛心神,手中剑锋一震。

直接横斩,将那画皮伥鬼斩了去,剑气森寒,那画皮崩碎成一道道白纸,仰天倒下,只是卫渊心底倒是诧异,样貌也就罢了,这伥鬼的衣服怎么都那么有质感,竟仿佛是真的一样。

来不及多想,卫渊右手剑锋横斩护身。

左手并指在虚空画符。

烈焰腾腾,直接将那伥鬼老道,连带着那一身百衲道袍给烧做飞灰。

卫渊自窗飞身而出,落在地上。

一片寂然无声。

一个个穿着白云观道袍的道士站在他后面,双臂垂下,风吹而过,他们的脸皮泛起道道褶皱,面无表情地盯着卫渊。

卫渊持剑,吐出一口气。

他已经不再是最初,会在月露留影当中,被复数画皮奴杀死的情况。

一气贯穿周天。

猛地踏步往前,将战场将领的武学精妙处,运用于手中这八面汉剑当中,战剑嘶鸣,猛地竖劈,横斩,撕扯出一道道森然寒芒,像是一员战将冲入敌人包围当中。

战将风格的剑术。

伴随太平道术法随心所欲地施展。

不过十几个呼吸,竟然硬生生让他在这包围里凿出了一个通道,远远看到结界立刻要开启,卫渊心中再有遗憾,也只得且战且退,往外面退去,只是心中刹那间闪过一丝狐疑。

这些道人既然是山君伥鬼,但是为何山君并不露面,而这些伥鬼的强度也不符合山君这一传说的层次,那可是山君这一名号的源头。

是因为山君抛弃地祇身份后,实力下降得厉害?

毕竟祂本身是炎汉的地祇,而所谓地祇,其实并不算是正统。

真正的修行者们不是很在意伴随着王朝兴衰就会倒下的这些地祇,就是这样的原因。

还是说之前那个故事?

卫渊想到山君的过往,怀疑山君仍旧是处在痛苦抉择之中,故而导致而今的状态,但是不知为何,他心中有一丝丝异样无法忽视,心中念头转动,手中运剑如飞,已经脱离出了这包围圈,最后踏上高处,御风一跃便是数十米外。

眼下白云观的游客已经全部都疏散离去。

结界即将彻底展开。

已经有真修取了应天府行动组中镇压着的古代符箓,举行过往流传下来,专门克制地祇之类存在的法坛,卫渊身如飞电,冲出去没多久,回过头来,就看到一层肉眼凡胎无法见到的流光扫过。

像是个巨大的罩子,将这白云观连带着半座山都给罩住。

那些早已经死去的伥鬼道人撞击在这罩子上,身上就出现一道道灼烧的痕迹,伴随着青烟,发出一阵嗤嗤嗤的声音,却仍旧还不知死活,疯狂冲击这封印结界。

卫渊心绪复杂看着白云观。

不知老道士是否还好,也不知那老道人现在究竟是在哪里。

是被困住,还是说靠着往日经验,足够精明,早早脱困出来?

有人将卫渊带到了安全的地方,有一位容貌柔美,神色温和的女子道:“卫馆主,谢谢你帮忙,嗯?你受伤了?”卫渊顺着视线看到自己手臂上有一道剑痕,以一敌多,强行冲阵,他又不是像圆觉那样修体魄的修士,没有动用底牌的情况下,自然挂了彩。

她道:“过来这边,我给你处理一下。”

卫渊道:“法术吗?”

女子诧异,然后抿嘴笑道:“不。”

她认真道:“是急救箱。”

卫渊愕然,旋即就看着那面容柔美的女子取出一个有龙虎纹路的急救箱,给卫渊处理伤口,喷了些消毒的药物,然后用绷带包扎起来,这里算是短暂的前线指挥中心,众人都知道眼前这年轻人是为了这一次行动冒险。

卫渊看着前面的屏幕,道:“接下来,会怎么做?”

一位联络员回答道:“会以超过之前的火力对这座山进行饱和式的火力覆盖,放心,我们现代科技的精度,已经能确认要打到他左胳膊,就不会拐到右腿上,我们也不打算,其实也很难做到把这座山轰平。”

“就算做到了,残留下的影响也会导致周围不再适合居住。”

“然后,天师府的真修们也准备了五雷法,会同时施展。”

“有专门的针对法坛,削弱这山君的实力。”

“另外,还有………”

一项项的准备提出,可以感觉得出来,这一次已经将对山君的重视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,以山君现在的状态,应该不会有问题,会直接将其处理掉。

卫渊从显示屏上,看到了一项项命令下发后,现代科技武装,让火炮,甚至于专门的导弹,齐齐朝着白云观所在的山上冲去,而先前那些伥鬼在更先一波的单兵火力倾泻下,已经崩溃消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