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客人?

作者:阎ZK书名:镇妖博物馆更新时间:2021/06/20 02:52字数:5102

  

张浩说,来自于龙虎山藏书楼,当年张道陵封印山君的卷宗,已经被带下山来,带到了泉州,要送到博物馆里,可卫渊等了很久都没能等来第二波行动组成员。

外面天色都渐渐黑了下来。

夕阳如火,映照在这一条老街上。

而后天色渐渐暗沉,原本如火一样的夕光也带着一丝黑暗的意味,直到最后一片黑暗,唯独只剩下一丝丝的霞光落在大地上,昼夜开始交替,魑魅魍魉也开始逐渐苏醒,在人所不知的地方开始活动。

在樱岛,这叫做逢魔之时。

而神州也有入夜后的种种传说。

西方则是有入夜后化身狼人,吸血鬼,恶魔的说法。

阴阳交替,自然会有怪异之事。

不过卫渊不觉得那些阴邪的鬼魅妖物敢走到这一条老街上来,不提其他,霸王枪上可是有着神州兵形势第一人残留的煞气,哪个厉鬼敢不张眼睛凑上来?

卫渊看了看时间,估计这今天是来不了了。

起身准备收拾东西做饭。

可才起身,卫渊脚步微微一顿,听到脚步声音,然后博物馆的门被推开,卫渊看到走进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,面容慈和,有一道道岁月留下的皱纹,看上去就像是个随处可见的老人。

只是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古朴长袍,腰间还垂着一枚玉佩,带着圆冠,卫渊认出,那是汉代术士冠,那老人才客气问道:“小先生是这家店的掌柜?”

掌柜?

卫渊眼底讶异,点头答道:“这家店现在的确是我开的。”

“老先生你是……”

老人微微作揖笑道:“一个行路人,路远迷了方向,想要在您这儿讨杯水润润嗓子,也歇歇脚,会不会打扰您了……”

卫渊深深看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当然不会。”

“既然开了店,那自然要迎八方来客,老先生请坐。”

卫渊邀请这个老人进来。

老人坐在待客用的沙发上,卫渊也坐在老人对面,水鬼遮掩了自己的死相,老老实实上了正常的水,老人环顾博物馆里的东西,笑问道:“小先生这里,不知道做什么买卖?”

卫渊不知道这老人究竟有什么打算,他有所感触,回答道:

“收些古物,也听些故事,留下一些人的痕迹。”

老人笑道:“原来如此,倒是个雅致的行当。”

他声音顿了顿,道:

“冒昧上门,老头我这里也有个故事,就当做是报答了。”

“也不知道小先生你看不看得上眼。”

卫渊伸手虚引了下,道:“请说。”

老人似乎是整理了下思绪,而后才慢慢道:“小先生既然做的是收古物和故事的事情,那么应该知道很多事情,猛虎是山中之王,山中之君的说法,想来也知道,但是你可知道这说法是怎么来的吗?”

卫渊答道:“因为猛虎额头有一个王字。”

老人点头叹道:“不错。”

“但是小先生可知道,这猛虎额头,一开始并不是王,而是三,后来机缘巧合,有人加了一笔,这才成了王啊,我想要和你说说的,就是这个故事。”

他伸出手,手掌透着一股虚幻清气,道:“小先生有神通。”

“老头儿一边讲,您一边看着,如何?”

卫渊看了一眼这老人,让悄悄绕后的水鬼和拔刀的兵魂都后退安分,而后伸出手指,如同把脉一样按在了老人的手腕上,神通随心运转,却仍旧能够控制,随时可以挣脱,那老人用另外一只手举杯喝了口水,道:

“故事要从西汉末年的时候说起了。”

“这无关什么史书,还没有所谓的王侯将相,一开始,只是个被狼狈追杀的年轻人,还有一只在汉武年间被封为山神的猛虎罢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地祇,顺国运而生,与国同在。

同样也会伴随国运衰微而失去法力。

猛虎已经不记得最初的经历是什么样子,只是记得他曾经被山下的百姓所尊崇,祭祀,得了他们的好处,也就不再伤人,甚至惦念着那点情分,偶尔会帮助祭祀自己的居民,杀死那些危害生活的猛兽。

于是在汉武年间,被国家敕封为山神。

那一天,山下的百姓给他建造了神庙,把一个石头雕刻的猛虎神像,从山脚下一口气抬到了山上,举行了很盛大的祭祀典仪,祂看了很是畅快,而且,这一次他有了两个属官,一个是年幼的伯奇,一个是秦末霸王死的时候通灵的锦羽鸟。

素来独处的猛虎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。

而后岁月悠悠而过,百姓对祂的祭祀香火不绝,祂同样庇护一地安宁,斩妖除魔。

平日和锦羽鸟饮酒,和伯奇谈论梦境,前往其他山脉河川拜访好友。

肉食的话,山中野兽滋味足够丰美,气血更是足够雄浑。

这样的生活几乎不逊于神仙。

但是地祇终究和神灵不同,伴随着时间流逝,大汉也开始走下坡路,而猛虎自身的法力也开始不断变弱小,只是祂原本就是积年的猛兽大妖,仍旧还能维持自身存在,不因此而消亡。

但是其他本是凡人,因为功德被国家封为山神土地的好友,却不断消亡,如同人寿尽死去,地祇也会有死去的那一天,猛虎并不在意这种事情,直到后来有一日,大汉的龙脉剧烈变化,气运移位,天地巨变。

地祇们迎来了终点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又因一位好友消亡,猛虎大醉一夜,却被嘈杂声音吵醒,等到祂出去一看,却见到了一众精锐士卒,正在追杀一名年轻人,而那年轻人身上,竟然有着祂所熟悉的炎汉气运。

作为曾经受到大汉供养的山神和武神,猛虎毫无迟疑,现身而出。

祂轻易冲散了那些导致天地气运变化的精锐,救下了那年轻人。

众人皆被虎威震撼到瘫软在地。

猛虎烙守地祇信条,不曾杀人。

只是以虎尾卷起青年,扔到背上,而后怒咆声中,背着那青年翻山越岭,来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,那青年面色苍白,却还是口气很大,对猛虎道谢之后,发誓往后必然有报答,要封他作万兽之王。

猛虎不屑一顾,但是看在这青年身上气运的缘故。

祂照顾了青年一段时间,甚至于指点后者的兵法和武艺。

大汉龙脉移位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,众多地祇有的仓惶不可终日,有的却反倒豪迈不羁,仍旧鼓盆而歌,终日饮酒欢聚,猛虎和众多地祇保护这个青年,使得后者始终不曾被追兵发觉。

那青年虽然有个很女儿家的名字,性格却极为豪迈不羁。

和众多地祇谈兄论弟,称呼猛虎为兄长。

青年名为刘秀。

伤势痊愈之后离去。

而后,猛虎等地祇仍在原本所封的山水之间,只是再如何旷达的性格,也只是在自己生死上能够看得开,当看到好友故交一个个虚弱不堪,几乎可能神魂散去,猛虎亦是心中烦闷,时时仰天长啸。

之后,那导致炎汉气运移位的人寻找到了祂。

那男子叫做王巨君,名王莽。

王巨君和猛虎所化黑甲男子,谈论七日七夜,阐述自身希望的天下是怎么样的,猛虎虽然是猛兽,却也冥冥中觉得,这样的天下如果能够做到,似乎比之前烂到根子里的模样好很多,至少那些祭祀自己的百姓会过得更好。

但是做到他说的样子,非常难,几乎是逆天而行。

而这个时候,王巨君抛出了猛虎所无法拒绝的招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