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神州固有的浪漫

作者:阎ZK书名:镇妖博物馆更新时间:2021/06/20 02:52字数:4281

  

卫渊在梦中穿行着。

最后回到他自己梦里的时候,发现无支祁居然调出来了拳皇97的隐藏人物,开始用隐藏人物把普通角色一个一个地打过去,去看一个个角色的大招效果,尝试不同连招,乐此不疲。

一直到了第二天白天,无支祁才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游戏,离开了梦境。

在无支祁离开梦境之前,卫渊再度卜算了几次,山君现在藏身于应天府,卫渊第一次是测算江南道会不会出现危及到普通人的灾害性事件,得到了清晰的征兆,是一切安全。

这和卫渊的推断相同。

以山君的谨慎,在发现自己被注意到的时候,不可能做暴露自身的事情,尤其是现在山君虽然舍弃一切外物,走上正统修行道路,但是在刚开始,实力恐怕不升反降,处于最弱小的状态。

这段时间内的山君,会相当谨慎。

而后卫渊算了算和自己相熟的老道士,后者虽然一身道行,但是毕竟年老,现在也在应天府,若是被山君盯上也有危险,得到的卜算结果是安全,老道士并没有被卷入山君肆虐的事情里。

卫渊稍微放下心来,从梦中苏醒。

接下来,就要等到张浩那边搜查出结论了。

山君的真灵气息,以及外貌,他刚刚都已经通过梦境告知张浩。

张浩和他不同。

卫渊并没有学习过将记忆中的画面刻录在玉简里的法术,想要留影给其他人看比较麻烦,也不像是张浩那样是道门弟子,张浩可以请道行高深的长辈,使用类似于他心通之类的神通,让那些道人一并看到山君外貌真灵。

而卫渊却不可能允许旁人这样做。

一方面是他本身秘密太多,不愿让旁人看到他的真灵。

而另外一方面,卫渊自己也不知道,别人施展法术去窥探他的真灵,究竟会看到些什么,不知道他们会遭遇什么,只是能够确认,即便是道行足够高深的修士施展这样的神通,都有不小概率被反噬。

想想某位真修施展法术,然后口喷鲜血倒下去。

卫渊觉得自己有几张嘴都解释不清。

张浩他们就没有这样的顾虑,也有足够的信任度,这或许就是宗门传承的好处之一。

卫渊脑海中思考情况,将一件件事情整理清楚,然后躺在床上,完全不想起床,他看着外面升高的太阳,开始漫无目的地思考一个哲学问题。

昨天应该睡了足够的时间才对。

为什么不想要动?

睡觉是为了休息。

……如果梦里也要工作的话,那么睡觉的意义还在哪里?

我不就是007?

在历经了挣扎纠结,以及闹钟之后,卫渊平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水鬼穿过门,来找他道:“外面有行动组的人找你,额……老大你怎么还没醒?几点了都……”

半睡半醒的卫渊脱口而出道:

“我被被子封印了。”

水鬼:“…………”

卫渊一下清醒,咳嗽了下,面不改色道:

“我是说,我在思考一个封印的术法,行动组的人来了?在哪里?”

水鬼决定遗忘刚刚听到的话,回答道:“在博物馆里。”

卫渊让水鬼去负责招待来访的客人,一边嘀咕行动组的效率这么快,才刚刚托梦没有多长时间,就已经找到了山君所化青年的身份么?一边快速穿衣,抬手招出清水草草洗漱了下,迈步走出。

确实是行动组成员。

但是不是泉市的特别行动组,而是来自应天府的行动组后勤部成员。

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穿着黑色正装。

他介绍了自己的身份,拿出证件给卫渊看过,而后取出了一封信,双手托着递给卫渊,道:“卫馆主,这是应天府姜华亮教授的遗物,是给你的信,遗书上说是要给哪天救了他的人。”

“姜老是癌症研究的泰斗,一辈子贡献,局长派我把信给你送过来。”

他补充了一句,道:“当然,我们没有看信的内容。”

“这是一种道德。”

卫渊想到先前巫煊那件事情里,被自己学生用来做人体试验的医学教授,他神色微有些怅然,虽然知道老人当初的情况就已经极为糟糕,但是得到消息,仍旧心有遗憾,道:“姜老去世了吗?”

那位行动组成员点头,回答道:“昨天去世的。”

“这信应该是姜老对你的感谢。”

“他是一位让人尊敬的老科学家,他的离去,是全人类的损失。”

男人站起身来,笑了笑,道:

“我还有其他任务,就不在这里打扰了。”

卫渊把男人送出去,看了看手里没有被拆封的信笺,没有立刻将信拆开,现在都已经十点多了,他有点饿得慌,连做饭的心情都没有,扫了一辆共享单车,先是找到了一家自家开的早饭摊子。

这种店面是自家的门面,不是那种移动的摊子。

所以在这个时候还开着。

卫渊要了一碗豆腐脑,两个茶叶蛋,然后拿了三屉小笼包。

老板看的咂舌,道:“小伙子胃口挺大。”

卫渊笑了笑,解释道:“饿得慌,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。”

“那是得多吃点。”

卫渊用油泼辣子和醋兑了一碗料汁,一半小笼包蘸着吃,一半则是原味吃法,两种方法交错着吃,保证口感的新鲜,保证每一口下去都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享受,最后要了一个大肉包,咬了一口。

然后把最后的料汁从这个口子,倒进包子里,再吃掉。

老板收钱的时候,看了看卫渊,道:“肚子挺大。”

卫渊笑着答道:

“之前太久没吃东西,这一次吃撑了,中午饭都省了。”

老板恍然。

卫渊付完钱,找到第二家店,道:

“麻烦拿一碗面,对了,再多加三两面。”

迎着老板质疑的目光,卫渊面不改色道:

“之前几顿没吃,饿得厉害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