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死药·二(感谢醉世情圣的万赏)

作者:阎ZK书名:镇妖博物馆更新时间:2021/06/20 02:51字数:4242

  

由一掌大小的青铜鼎所窥见的祭祀画面,已是足够地庄严壮阔,而且神圣莫名,那低沉的唱诵,以及穿着商代服饰叩首的男男女女,跨越漫长岁月,将古朴和浩瀚清晰地传递在了卫渊的眼中。

他看到那巨大的青铜方鼎当中,火焰渐渐熄灭。

五座青铜器放在一起,在青铜器上出现了地图,但是在这幻象中看不真切,最后祭祀祈祷的画面缓缓消散了,最后一切都陷入黑暗趁机,唯独卫渊掌心中,有着丹鸟纹路的古代青铜器,还散发出一股灼热。

毫无疑问,这一件古器,和商王青铜爵,和苏玉儿的玄鸟青铜匕是一起的,再加上另外两个未曾看清楚的青铜器,放在一起,就将汇聚出当年商纣王留下的朝歌地图。

卫渊心中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一个个问题,一个个疑惑——

为什么帝辛要留下这地图。

这地图,是朝歌古遗迹,还是什么?

商王朝和周王朝的交错点,在超凡世界有着极为重要的隐秘含义,并不是什么封神之战,那本成书还不到五百年,而是因为那代表着两个不同超凡时间点的结束和开始。

卫渊叩击眉心,整理思路。

已知的历史,最初的神州之上,人神混居。

而后颛顼绝地天通,禹王流放山海,铸造九鼎,开启了人的时代,而一直到夏商结束,至少千余年的时代,都是纯粹的人的时代,没有天神,或者很少有天神走动,神灵不再和人类混居。

山海异兽也被驱逐流放。

而地祇之法还没有诞生。

商王朝所祭祀的,是祖先和天地,现代已不知当时他们所祭的具体存在是什么,商王所祭祀的存在,常以‘帝’名之,诗经之中也曾有过‘帝命不违,至于汤齐。汤降不迟,圣敬日跻。’的记录。

而周代,出现了地祇,出现了以国运祭祀的神,昊天上帝。

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理由之一,便是不肯事上帝鬼神。

伴随地祇之法诞生,周朝八百年天下,有五百年为春秋战国,在这一阶段,便是所谓惯称的先秦,神州各地出现了不同的‘神灵’,彼此争斗,秦之四帝,齐之八神,楚地神话,皆在这一时间出现。

而禹帝至商纣之间的千余年,就是连接神州五帝人神混居时期,和先秦之年,百家争鸣岁月的时间段。那个时代,没有神灵,只有祖先英魂,夏商之年的人族领袖,同时拥有最高的王权和神权。

人族的王,亦是万物之主,是群巫祭祀里地位最高的大祭司。

上通天地,下问鬼神,无有不应。

也是隐藏于历史长河的时间段。

最终周武王和商纣王之间的决战,也代表着地祇登上神州历史。

代表着五帝以来,神州古代神话时期的彻底落寞消亡。

卫渊觉得自己眉心突突突地在跳。

此刻看来,那一战应该有隐藏很多东西,甚至于商纣王帝辛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,他是否预见了夏商年间,帝王即是首席大祭司,同时掌握神权和王权的时代即将过去?

所以提前将某些东西前藏起来,封印入某一处地方。

唯独聚集五个青铜器,才能找到地图,寻找到最终的目的地。

以及,明白那一段时间发生的变故。

卫渊脑海中还有另外一个猜测,但凡人间气运变化,他的真灵就会被拽下来,转世人间,那么代表古代神话时代结束,气运神祇时代开始的那一战,会不会也有‘他’?

卫渊沉思之中,突然听到一阵声音,将他自这状态中惊醒。

卫渊转头,看到本应该被他直接控制住,被他以武门修士的手段封去了行动能力的周子昌竟然起身奔跑,他脚边有一个空了的药剂瓶,旁边的老人却能看到,刚刚自己的学生悄无声息地吞下了那个药剂。

周子昌感觉自身的身体像是燃烧起来一样,剧痛让他控制不住,大吼出声。

这是他这些年的研究成果,是一种不稳定的巫咸之药。

他的身体具备了短暂程度的不死性,就像是化作了兵器,解开了身体对于自身潜能的束缚,直接突破了卫渊气机的封锁,也同样自己挣断了自己的手臂。

心里唯独只有‘不能死’这个疯狂执念的周子昌避开卫渊,以人类极限的速度撞破了玻璃,从一处隧道里奔跑出去。

在他背后,金属门直接锁住。

周子昌身上被卫渊留下了烙印和符箓,根本无法逃脱,这也提醒了卫渊,商王青铜器上残留的隐秘比他预料的更大,那是时代更迭的记录,不能在这里去看,他将青铜鼎收起来,看了一眼老迈的教授。

复杂叹了口气,道:“我会通知相关人员处理这件事情。”

“老先生,您休息一下吧。”

卫渊将身上最后的黄巾符箓加持在了这些血癌病人身上。

而后手中剑拔鞘而出,劈斩,剑刃之上裹挟浓烈罡气,将金属门直接撕裂,而后袖袍一震,青色流风席卷,将外面的风阻拦住,不曾进入此地,不曾对那些病人造成不利影响。

而后才迈步循着气机追踪而去。

巫咸之药本身就有巨大的副作用,更何况只是不稳定情况下。

他能感觉到,周子昌的速度以极快的速度不断下降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血癌研究疗养院,地下室。

脸上刻满了皱纹的老教授咳嗽着,他已经能够看到魂魄和鬼,应该是离死不远了,他凝视着刚刚卫渊一剑劈斩下去留下的痕迹,眼底神色闪动,最后他收回视线,呢喃道:“不死药……”

老教授咳嗽着,艰难地从病床上翻身下来。

周子昌是他的学生,他知道一些前者的习惯。

老人忍着血癌带来的巨大痛苦,颤抖着手却极为地敏捷,不断在这地方寻找,最后他拉开一个隐蔽的箱子,成功找到了用白色药瓶封着的药物,打开盖子,确认了里面就是周子明从巫咸之药里研究出的药物。

他浑浊的眼角亮起来。

本来已经濒临死亡的身体似乎又有了力量。

“不死药,不死药……”

他将这最后的药物视若珍宝地藏起来,然后艰难地打开了电脑。

利用这里本身就有的东西,寻找到了自己弟子的那些数据,他将这些数据都拷贝了一份,然后将不死药的记录全部删除,彻底粉碎。

周子昌有特制的软件,粉碎的资料无法找回。

这只是动动手指的运动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