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争执(感谢熊孩子的面具万赏)

作者:阎ZK书名:镇妖博物馆更新时间:2021/06/20 02:51字数:4985

  

龙虎山上。

苍老的声音低沉紧张:“小心!”

“避开些,否则怕是有危险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知道个屁,老林你让开,我来处理这些家伙。”

“糟糕,是陷阱!”

伴随着画面一阵抖动,张若素陷入沉默,然后将手里手机默默放下,端起茶盏吹了口气,风轻云淡地道:

“看来现代的小家伙们还是有点本事的,不错。”

林守颐叹了口气,看着张若素手机上变成灰色的画面,看着他再度倒下的角色,无可奈何:“你怎么又死了?”

张若素打了个哈哈道:“没办法,对手比较强啊。”

林守颐默默道:“你刚刚开的是人机。”

张若素:“…………”

上清宗的老人叹了口气,有些跟不上老友的思维,道:“若真想要感受到所谓的刺激,为何不去真枪实弹地试试?”

张若素笑言道:“真枪实弹,反而没有手机游戏里能刺激人。”

林守颐哑口无言,想了想对方修为,只好道:“你说的倒也是。”

“那么,现在你说的放松也已经放松过了,是不是该回去处理那件事情了?若是让人知道,符箓一脉各大传承的高层都在争执,你这天师却跑到这里来,少不得被人暗地里说几句。”

张若素叹道:“他们说便说去。”

“不过,老林啊,你也真会给我找麻烦。”

老天师站起身来,慢慢走向天师府议事殿,林守颐笑了声,双手笼着宽大道袍,跟在老天师身后,道门议事殿当中,此刻气氛凝滞,有身穿不同制式道袍的修士坐于两侧,彼此对视。

中间桌子上放着太平九节杖。

此刻是在争论于,这件古代真修至宝,应当存于何处。

张若素坐于上首,端起旁边茶盏抿了一口,垂眸,神色平和,其余诸修士仍旧彼此之间丝毫不让,而其中争执最盛的,是灵宝宗一脉和天师府另外一位真修。

前者认为灵宝宗和太平道一直都有渊源。

太平九节杖理应存放于灵宝宗坛。

而一者认为,太平部早已经在宋朝失传,到现在更是没有传承。

那么这一件道门宝物就应该存放在龙虎山天师府。

其余上清宗,神霄派之类倒是对于这一门宝物并不在意。

灵宝宗所来者,是一位年约五十余岁,两鬓已白的老人,名为葛岩之,是葛家一脉嫡传,灵宝宗本就是天师葛玄所创的道门宗派,代代相传,以三洞之一《灵宝经》为根本法门,为符箓三山之一。

阁皂山灵宝宗坛,也是和正一宗坛,上清宗坛并称的三大法坛。

葛岩之嗓音平和中正,道:

“诸位同修应当知晓,太平道和我灵宝宗素有渊源,三洞四辅之列,太平部辅弼洞玄,而洞玄部正是我《灵宝经》,《太平经》失传千年,我灵宝宗也再没能出现修为臻至灵宝经最高层次的真修,而今九节杖出世,还请让它归于我派宗坛。”

天师府之中主管俗务的道人张仲瑄道:“此事还有待商议。”

“灵宝经唯独修行太平部之法,才能有臻至真修的可能,但是并不意味着,太平九节杖需要被封入灵宝宗坛。”

“一者我天师府乃道门魁首,太平部既然已断绝传承,九节杖自然应该留在天师府,和雌雄龙虎剑共处于祖师堂,二来,三洞四辅之中,太平部可以辅弼洞玄部,而正一部同样可以辅弼太平部,让太平道更为精湛。”

“若是从九节杖中悟出太平部,那么在龙虎山上,当有利于太平部,而入了阁皂山,却是有利于洞玄部,一者以己利人,一者以他利己,孰上孰下,自然分明。”

两人争执不休。

因为这毕竟涉及到真传。

能够参悟其法,自然对于自身道行大有裨益。

古道藏曾言,宗三洞玄经,谓之大乘之士。

而现在这个时代,洞真部上清经,洞玄部灵宝经还有传承,分别是上清派和灵宝派,而三洞之一《三皇经》,却已经在唐代时候,卷入一事,为太宗李世民焚烧,而三大道门宗派最早的三皇派也直接没落。

往事越千年,现在四辅之中,太玄只剩下道德五千言之类‘重玄’,无人领会。

太清也没有了原本传说中金丹修持之法,算是失传。

只是丹鼎一系修行者,多少继承其中部分精要,结合武门,儒道养气,禅宗内修之法,三教合一化作了全真体系。

三洞四辅,流传到如今,只剩下了二洞一辅,化作神州道门符箓三山。

即茅山,阁皂山,龙虎山。

可见正统道藏的地位和重要性。

而今三洞四辅另外一部的传承法宝重现人间,哪怕是惯于修心的修士道人,都会浮现出一览玉书,精纯修为的念头和渴望,反倒在此争执,林守颐等待众人争执不休,再度提出先前已经说过的事情,道:

“太平部道主,或许已经重现人间。”

“今次我等一同运九节杖回天师府,他曾经展示过极为深湛的太平道道术,也曾运用九节杖,施展出太平道雷霆要术,而九节杖在他手中极为顺服,并无反抗的行为。”

“是以我想,或许九节杖本就应该物归原主,归于太平道道主之手。”

争执之音刹那顿了顿。

众人对视沉吟。

灵宝宗葛岩之抚须道:“若真是太平道主,那么九节杖自然应该归属于他,可是林道友,你当真能够认定他就是太平道道主,而非只是因为修行了太平要术之类的太平部真经,所以能够驱使九节杖吗?”

他脸上有迟疑之色,道:“并不是我故意如此怀疑。”

“但是如果那位道友也是而今太平道之人,亦或者是某个神州隐蔽修行组织成员,故作苦肉计,要骗九节杖入手,我们这么简单就把九节杖送过去,岂不是为人所趁?”

和他争执的天师府张仲瑄也在这一点上表达了相同的意思。

担忧且不相信林守颐所说之人真的是太平道道主,担心将九节杖送入敌寇手中,反倒资敌,担忧那人表面上与世无争,实际上暗中和某些存在保持有隐蔽联系来往。

林守颐本要开口反驳,却又想到,自己所说,有一部分是因为亲眼见到过那人表现而做出的推测,若非亲眼所见,就是他自己都难以相信。

一时间拿不出什么证据,难以说服两人。

正当此时,张若素放下茶盏,道:“他是否是这一代的太平道道主,我并不知道,不过如果说他是眼下那冒牌货色,倒是大可不必。”

他声音微顿,复又摇头道:

“再来,你们不过是心底不愿九节杖落入旁人手中,自己不能第一时间参悟修行罢了,清修这么多年,断绝外欲心魔,可最后反倒是在这‘清修’本身落下了执念。”

葛岩之和张仲瑄微怔,皆面色涨红。

张若素道:“既然你二人都想要此物,林道友又说应物归原主。”

“不若你三人争一争。”

“神物有灵,看看着太平九节杖会跟着谁。”

葛岩之和张仲瑄刚刚都尝试过,未能成功拿起九节杖,心中都知道,如果那所谓太平道道主真的通晓太平要术,那么这九节杖十有八九会更倾向于对方,但是他们旋即皆有其他念想。